鸿福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鸿福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8 15:29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(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,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,并以第一名毕业),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——这个比例,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“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”的票数一样,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,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——黑人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·阿利托,都是稳定的保守派;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,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《今日美国报》19日报道,在当天的竞选集会上,特朗普继续对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火力全开,抨击其是“历史上最糟糕的候选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塔夫脱是至今美国历史上唯一当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总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例一开,次年卡瓦诺也跟着沾光——以50票赞成、48票反对惊险过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届时,保守派剩下的4位“年轻干将”会是:首席大法官约翰·罗伯茨、特朗普前几年提名的戈萨奇(接替2016年去世的安东宁·斯卡利斯)和卡瓦诺(接替2018年退休的中间派安东尼?肯尼迪),以及特朗普即将提名接替金斯伯格的一位(姑且认为将是保守派女性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金斯伯格的正式提名,于1993年6月22日发送给参议院;听证会于7月20日开始;参议院于8月3日投票确认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纪录片《女大法官金斯伯格》剧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 |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在堕胎权、同性婚姻、移民、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,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,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,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·斯卡利亚。